一家四口

[雜記]父親最後的背影

 @VIVIYU小世界
<照片攝於12/13剛轉入病房>

中秋節的時候老爸以為自己受了風寒,總是到耳鼻喉看感冒,直到11月中因為身體不適咳嗽咳不停到聖保祿掛急診,等了二天病床才轉到樓上病房,接著開始作了一連串的檢查,肺部X光檢查、抽血、尿液檢查,終於在一週後查到原因,醫生宣布是肺癌三期末(其實就是小細胞癌),建議我們轉到長庚掛門診作化療~

聖保祿出院之後改到長庚掛門診,當時醫生診斷是肺癌末期,二姐偷偷問醫生還有多久的時間,醫生說:快的話一、二個月,晚的話半年,當時我聽到整個人都快昏了,但我們總想只要有治療一定有機會,所以排著長庚的病房~

回家休養了二週,我也回娘家住了二週,怕老爸一個人沒有照應,起碼有我幫忙準備三餐,卻沒想到這是我和他最後在家相處的時光,直到在家真的快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,老爸真的很不舒服才讓我們帶著他到長庚掛急診(其實他是怕麻煩到我們,但子女都希望他身體會好,這點算不上什麼的。)

接著又是漫長的等待期,長庚的病床永遠是滿滿滿,急診室小小的空間裡擠滿了病床,動用了各種關係,還是等了四天才等到病床(12/13),終於有了病房,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檢查,身體情況一天比一天差,一開始還能自己下床走動,漸漸的需要有人扶持才有辦法下床,到最後身體虛弱的無法下床~

肺部開始積水,呼吸開始不順,需要戴氧氣,安排手術開了人工血管,為了作化療之用,卻因為體力不佳,所以遲遲不敢安排作化療,食慾一天比一天少,二個月瘦了十公斤以上,終於老爸接受鼻胃管,開始食用流質補體素,起碼能夠維持體力才行。

12/31跨年夜,老爸將我們三姐妹叫到醫生,實際上也就是醫院簽發病危通知當天,其實他意識還相當清楚,問話都能夠回答,就是因為戴氧氣罩的關係,顯的口齒不清,我猜他自己也有自覺,所以開始交待起一些身後事,叫我們要簡單處理,我們只叫他不要想太多,一定會好起來的~A先生待在醫院照顧~

1/1元旦早晨老爸還有意識,只是一直想見我二姐,直到11點多還可以回答問題,到下午二點時我到醫院已經陷入昏迷,怎麼叫也叫不醒,我真的無法接受,前一晚還好好的跟我說話,才隔不到24小時就不理我了~

我一直告訴自己這不是絕望的,一定還有奇蹟會出現的,醫生搶救之後,到了1/2凌晨護士一直請我們做決定,因為我們堅持要留一口氣回家,拖到早晨五點半,接到大姐的來電,我全身抖個不停的從大溪回到娘家等待救護車將老爸載回家。

這段期間以來,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,半夜醒來還是哭,但卻喚不回老爸的健康,現在我只能看他冰冷的躺著,再也聽不到他洪亮的聲音,爸爸媽媽離開我身旁,真的是件痛苦的事,短期內真的無法釋懷,待在娘家無法入睡,我總是躲回大溪才能稍稍休息。

請好好珍惜你身邊的長輩,不要等到失去後,再也喚不回,健康真的是最珍貴的財寶

PS.我有看到大家的留言,謝謝大家的關心,我會早點振作的。

發表迴響